">

加入收藏| OA办公   
员工之家

农民工

更新时间:2015-09-12 09:15:04点击次数:1617次字号:T|T

上下班的路上,我常常坐车碰到建筑工人。他们头发斑白,提着各种包袱,有打包的行李,也有用床单包裹的被褥,因为要上车放一次东西再下车拿剩下的包,常常避免尴尬的自言自语,脸上带着讨好的笑。行李拿上车来,他们便就近坐在公交走廊的行李包上,这样人来人往极其不便,总是招来埋怨,也许在他心里,这样算是一种可贵的补偿——可以给别人省一个座位,车上的人带着一丝冷漠,倘或觉得他尚能打工扛包,自然不需要座位。

因为职业的关系,我常常觉得他们就是自己工地上的工人,也许我们刚刚对他进行了入场教育,刚刚进行了各种交底,他没有受到尊敬就好像自己也不被尊重一个样,我常赌气似的给他们让座,也不知道是生谁的气,总之一定要让他们像每一个光鲜亮丽的人一样坐下来,为避免他一次又一次的道谢,也只友好的笑笑。让座是因为他斑白的头发和每次车辆颠簸几欲摔倒的不适应,与年龄有关而与职业无关。

我常常碰到他们,觉得他们真实可爱。我常常在想,城市给予了一个农民怎样的吸引力,要背井离乡颇多不易,在我看来,农民勤劳、善良、隐忍、宽厚,从不凌厉嚣张。他们如果耕种有余一定过着比城里人更舒适自由的生活,他们背后一定也有一个月月伸手或乖巧懂事或时尚前卫的孩子。他们被“赶”进城市,农民不农民,工人不工人,于是他们成了年年有迁徙大潮的“农民工”。我们这一辈,成长起来,汲取知识,关心国家大事,满腔理想主义,身后有多少双这样粗糙干枯的双手呢?我不得而知,我只知道他们是我一眼便忘穿的简单直率,他们自己劳作,衣食自得,当然应该受到尊重。他们欲求有限,容易满足,也许我们一个友好的微笑就能让他们温暖。既然如此,何不给他们一丝异乡的微笑——让他们欣慰,让他们温暖。

(编辑:闫凤)
新闻中心

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